返回列表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回复 发帖

上海迪士尼会比香港幸运吗

上海迪士尼会比香港幸运吗

乔新生
  著名的主题公园迪士尼最终落户上海浦东,似乎为上海经济发展找到了新的增长点。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游乐设施并不令人满意。修建这样一个主题公园,至少可以让人们多一个举家旅游的地方,去经历一下神奇、梦幻和刺激。根据各方面披露的细节,上海国有公司将会与迪士尼公司组建合资企业,并且以合资企业的名义经营这个把服务和商品经营融为一体的游乐项目。

  引进了德国的磁悬浮列车之后,上海人对技术上先进不一定是商业上成功,而技术上落后必然意味着商业上不成功这一点,有了切身体验。或许上海的决策者这次已经意识到,这种以主题公园的经营模式,各项增值服务必须跟上,持续开发服务或者服务衍生产品由此变得非常紧迫。上海人当然看到了香港迪士尼公园的尴尬——政府满怀热情地拥抱这个主题公园,可是,除了给迪士尼公司的全球布局增加筹码之外,并没有给港岛带来预期收益。

  我们热切希望上海的迪士尼公园朝气蓬勃,但是也必须承认,迪士尼公园在游乐主体公园中已经缺乏创新性。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这个项目与其说是文化项目,不如说是商业地产项目。海外一些投资者已经敏锐地觉察到,在中国从事房地产投资需要各种各样的故事。或许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上海组建了有关土地产业开发公司,前期投入房地产开发和土地平整。这样做当然是未雨绸缪。只不过在和西方跨国公司合作的时候,上海市政府能否从中获得足够的利润,人们还需拭目以待。

  从迪士尼全球运作模式来看,这个主题公园的拥有者从来都是经营的概念,他们不可能在土地、资金等方面进行大量的投入。这就意味着上海市政府必须通过土地开发,腾出土地发展这个项目。从目前的操作模式来看,政府前期组建开发公司,就是为了解决土地征收问题。政府可以通过土地置换,为迪士尼建设筹集资金。但已有一些学者觉得政府的投资比例过低,如果出现盈利,上海所得甚少,而迪士尼公司则可以从中获取暴利。

  独具中国特色的项目经济,可以概括为官督民办、官商合办两种模式。假如上海迪士尼公园属于官商合办的模式,实际上是想要通过出让利润、减少税收,学习先进管理经验或者技术。可是,迪士尼是一个全球化的嘉年华会,并没多少技术含量,也没多少先进管理经验。迪士尼公园的经营模式非常特殊,它以经营梦想和各种衍生产品获取丰厚的利润。从主题公园的经营阶段来看,几乎所有的主题公园都有个固定资产的分摊周期。按照西方管理会计的基本原则,西方投资者会把固定资产折旧率确定得很高,以此来减少可能出现的盈利。假如上海市政府或者中央政府在税收方面出台了特别优惠的措施,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迪士尼公司宁可让这个主题公园亏损经营,也不会短期内在财务报表上出现大规模盈利。

  迪士尼公园是美国文化的组成部分,美国的投资者在输出主题公园的同时,输出了美国的文化,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不过,细心的人可能早已感觉到,日本、韩国和中国的“动漫文化”产业正在异军崛起。而那些本世纪成长起来的中国一代少年,更加了解奥特曼,他们还会从中国动画作品中知道更多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物。从这个角度来说,迪士尼公园更多代表过去,而不是将来。

  梦幻产业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产业,公众对它的需求缺乏刚性。假如由于缺乏必要的交通设施或者地理上的原因而导致公园偏安一隅,那么,主题公园就会无人问津。假如投资者为了降低土地成本或者人为地提高周边服务的价格,那么,人们同样会望而却步。当初香港建造迪士尼公园,吸引内地的游客,是非常大的一个因素。可是,香港人没想到,绝大多数内地赴港游客更愿意在港岛的中心商业区流连忘返。个中缘由,值得上海相关部门仔细琢磨,探明究竟。

  在土地公有制条件下,项目经济所带来的弊端正在日益显现。人们因此对后起的上海迪士尼公园能够最终走出历史窠臼,在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的同时,真正从主题公园的经营中获取足够的回报充满期待。

  (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返回列表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