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回复 发帖

初试老北京豆汁儿

初试老北京豆汁儿

我爱吃,基本上属于走哪儿吃哪儿的主。生活的地方自不必说,只要是好吃的我都会一一给你指出来,生活圈子以外的地方,只要有点名气,刚好我又有兴趣,也一定不顾路途遥远过去尝尝,不然一准儿惦记个没完。

  在北京生活近十年了,基本上北京有名的小吃我都吃过,唯一不敢尝试的就是豆汁儿,听过无数的人形容豆汁儿,并且他们绘声绘色的讲述总能在我刚刚鼓起点勇气的时候打击我的好奇心。其实内心挺纠结的,尤其有段时间因为各种原因多次路过天坛北门,又刚好看到大名鼎鼎的“老磁器口豆汁店”,心里的那个矛盾就不必提了。

  五一前跟朋友聊天,无意中又提起豆汁儿,又勾起了我无尽的欲望,立马就决定要找机会去尝尝。

  今天闲来无事,跑到潘家园眼镜城去闲逛,回来顺路就到了“老磁器口豆汁店”。下午一点半了,早已过了饭口,一进门还是吓了一跳,基本上每张桌上都有人,还好有空位。站在售卖橱窗前,看着一排排各色小吃有点晕,一时不知道吃什么好。跟朋友一商量,点了肉火烧,驴打滚儿,焦圈儿,豆汁儿,咸菜先吃着。价格还真是便宜,点了好几样东西才花了十块零五毛。

  豆汁儿一端上来,看着青青绿绿的浓稠的一碗,里面还有点点黑色,摆明了就很像啥汤类食物放长毛了……凑上前去闻了一下,小小皱了一下眉,看来大家形容味道与泔水一样这事不假,只是没有浓的不可忍受。先吃了一口焦圈,嗯,味道不错,脆脆香香的,就上一口咸菜,一闭眼,喝了一口豆汁儿。那个味道,那个味道,总觉得有点怪怪,入口微酸,泔水味儿好象也没有闻到。慢慢吃慢慢品,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原来豆汁儿并非我所想像完全不能入口的嘛!

  慢吞吞喝完一碗,并未觉得难喝,可也没像老北京人形容的超级好喝。朋友强烈要求再喝一碗,想了一下,喝就喝吧,也许一碗并没有喝出味道呢。果不其然,喝到第二碗,已经隐隐觉得味道还真不赖,而且一定要就着咸菜,那个味道还真是不好形容,吼吼~~~

  呃~~~打个饱咯,还在这里意犹未尽的回味那个奇特的味道,如果不是离家太远,我还真难保每天都去喝一碗呢,据说,豆汁儿还有降脂降压减肥的奇效,就凭这一点,它还真远远超越了老北京传统小吃的范畴,还应该算是个绿色健康食品吧?!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尝尝的朋友们,别犹豫了,赶紧行动吧!

  [转]关于豆汁

  豆汁,提起北京小吃,首先让人想起豆汁。北京人爱喝豆汁,并把喝豆汁当成是一种享受。可第一次喝豆汁,那犹如泔水般的气味使人难以下咽,捏着鼻子喝两次,感受就不同一般了。有些人竟能上瘾,满处寻觅,排队也非喝不可。《燕都小食品杂咏》中说:“糟粕居然可作粥,老浆风味论稀稠。无分男女,齐来坐,适口酸盐各一瓯。”并说:“得味在酸咸之外,食者自知,可谓精妙绝伦。”

  豆汁是什么?

  实际上是制作绿豆淀粉或粉丝的下脚料。它用绿豆浸泡到可捻去皮后捞出,加水磨成细浆,倒入大缸内发酵,沉入缸底者为淀粉,上层飘浮者即为豆汁。发酵后的豆汁须用大砂锅先加水烧开,兑进发酵的豆汁再烧开,再用小火保温,随吃随盛。不要看其貌不扬,但一直受到北京人的喜爱,原因在于它极富蛋白质、维生素C、粗纤维和糖,并有祛暑、清热、温阳、健脾、开胃、去毒、除燥等功效。

  豆汁历史悠久,据说早在辽、宋时就是民间大众化食品。干隆十八年(1753),有人上殿奏本称:“近日新兴豆汁一物,已派伊立布检查,是否清洁可饮,如无不洁之物,着蕴布募豆汁匠二三名,派在御膳房当差。”于是,源于民间的豆汁成了宫廷的御膳。

  喝豆汁必须配切得极细的酱菜,一般夏天用苤蓝,讲究的要用老咸水芥切成细丝,拌上辣椒油,还要配套吃炸得焦黄酥透的焦圈,风味独到。
返回列表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