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忍死须臾待杜根

1已有 407 次阅读  2009-11-19 02:05   标签杜根  须臾 

创业板上市了,听说一下子就搞出来几十个亿万富翁,最小的尚未成年。真是神奇呀,原来什么都不用干也可以做富家翁的,而且一次还几十个,难度系数比那个买彩票中了三点六个亿的真是低太多了,人家是雷劈八次都中不了一次,这个可是天上掉馅饼,一下就砸了一大片。

俺想发财都想疯了,偶尔买买彩票,做梦时也尝试过抢银行,就是不敢动这股票的心思,因为听说这玩意有技术,俺不懂这个。彩票嘛,简单,撞大运而已,什么用特殊意义的数字啊,猜谜语呀,神秘兮兮的搞排列组合呀,其实都是扯淡。有人曾做过实验,把一大堆数字写在一张一张的小纸片上,然后胡乱扔在地板上面,把门打开,让一只猫走进来,踩到哪张就选哪个号,最后发现,以这种方式买彩票,用师胜杰的话说,中奖的概率和其它任何方式都是“一样一样一样的”。所以俺买彩票时,总是把自己当一只猫看,当然,到现在为止连一碗猫食还没挣到呢。

股票就不同了。N年前有一部电影叫《股疯》,讲的是一个香港炒股大王帮助一个不务正业的中年妇女炒股发财的事儿,那炒股技术,真是眩人耳目、神乎其神哪。现实生活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什么杨百万,还有被抓起来现在不知放了没有的带头大哥,都是股海里的高手。除了这些精英人物外,还有一大堆的股评家,天天在固定时间里学雷锋似的给你分析来分析去,又是数字又是曲线,直搞得人不由得不目其为权威。所以,一想到这些劳什子的技术活,俺就怕了,娘希屁,买个股票还要重温一下高等数学,这不是折磨人嘛。

不过,俺也听说了,其实买股票跟买彩票也差不多,专家和小老百姓发财或破产的概率,大致也没什么不同。有好事者,当然是调皮的外国人,曾做过实验。他们找来了五个股评家,另外又请了一只大猩猩,这六个家伙在一起买股票,股评家经过百般考察,深思熟虑,各自挑选了一只股票。大猩猩就没有这么高的智商了,只能用扔飞镖的方式来解决,拿着飞镖没头没脑的一扔,扎到哪个买哪个。一年之后,五个股评家全赔了,唯有大猩猩获利,赚了百分之三十还要多。

不可否认,说到底,大猩猩的智商还是要比猫来得高,好歹也是个灵长类。因此,这买股票多少还是有点技术的,最起码,你得会扔飞镖吧。

看来买彩票俺不一定强过猫,买股票俺又不一定强过大猩猩,只好老老实实的出苦力干活吧。

出苦力干活,也总得有个念想。农村人劳苦一辈子,无外乎两大愿望:造所大砖房,娶个儿媳妇,而在娶儿媳妇之前,必得造房子,否则别说女人了,母猪都不来呦。有的人家有几个小伙子,就要把这儿媳妇一个一个的都娶完,娶到最后一个的时候,也就“老儿子娶媳妇,大事完毕”了。把最小的一个儿子的婚事办妥之后,这一辈子也就没什么大事要干,剩下的日子,不过就是日历上的符号而已。城里人多半也是这样,不过,城里人造房子,可要比农村人困难多了。现在是商品经济嘛,什么都是商品,粮食、钢铁、电器、五金、肉体、良心,等等,什么都可以拿来卖,连已经存在了46亿年的属于全体老百姓以及所有飞禽走兽的地球上的土地,也要交给某些人,在上面鼓捣点砖头瓦块,把价格抬到珠穆琅玛峰一样的高度,然后再卖回来。这一卖回来不打紧,很多人可就真是“辛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喽。为啥?成房奴了呗,每天一觉醒来,啥也没干,稀粥还没喝上一口,就欠了一屁股债。

从根本上说,这就是抢劫,那些死撑着不降价的开发商就是抢劫犯,那些一提到调控房价就象死了娘一样跳着脚呼吁尊重市场经济规律的精英,就是抢劫犯的狗头军师。对这些人是不能讲道理的,要么你认栽,要么你上去打他个磬钹铙齐响好了。

不过,就算你认栽,甘心做房奴,天天为银行打工,到此,你的麻烦实际上还没完呢。你花了大价钱,但土地的所有权你并没有买到,归你使用的只有70年。买了房子后,没活过70年死了也就罢了,如果碰巧没死,那该怎么办?美国动画片《飞屋历险记》,或许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用一大堆气球,把房子吊起来,然后在天上飘飘荡荡到处溜达。这种方法不适合单元楼,住单元楼的要怎么办呢?其实俺们这些小户大可不必伤脑筋,政府早就准备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拉,那就是在一边堆土,在另一边挖坑,你就房倒屋塌了。

说到死,据说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为72岁,虽然比发达国家的人民少享了十来年的福,但总比非洲国家的人民多受了几十年的罪。但因为是平均值,所以这还不算完,如果你是男的,减3岁,如果是女的,加1岁;伏案工作的,减3岁,干体力活的,加1岁;每天抽烟,减3岁;每天喝1两白酒以上的,减1岁;常常感到不快的,减2岁,常常感到快乐的,加1岁;父母有1人在50岁以前得癌症的,减3岁。乖乖,照这样算来,俺也就能活到57岁,在知天命之后,向耳顺之年奋斗的过程中,很可能就要“中道崩殂”拉。不过,俺对这些所谓的科学,也是不全信的,有些数字,用俗话说,皆是“拍脑袋”而得也。事实上从提出这些预测方法的人的角度来讲,这些预测也并非需要真的很准,只要看起来很准就足够了。

研究人们为什么会死的,一般都成了科学家,而研究人什么时候死的,多半都成了算命先生。不过,美国有位叫大卫·菲利普斯的,却是一位研究人们什么时候死的社会学家。具体一点的说,他特别想知道人们能不能为了等到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而拖延自己的死亡时间。他发现在一些重大节日如圣诞节、国庆节之前,死亡率会下降,而在节后又上升了。这样看起来,似乎很多人都想过完节日之后再死,事实上也办到了。但是这个外国佬做事很细致,他了解这些节日在美国的日期都是固定不变的,他想知道如果日期变了会怎样。菲利普斯并没有试图说服全国人民改在其他某个随机确定的月份庆祝圣诞节,而是转而寻找一个每年发生时间都不相同的全国性节日,结果他找到了俺们中国的中秋节——从阳历来看,每年过节的时间都不固定。他研究了中秋节前后中国的死亡记录,结果发现,在节前一周中国人的死亡率下降了35%,但在节后一周又上升了35%

这个菲利普斯很可爱呦。他还研究了人的出生日期会不会影响他们的死亡日期,为此,他调查了300多万人的死亡证明,结果发现,在一年的所有时间里,女性更有可能在自己生日后的一周内去世,而男性则在生日前的一周内去世的可能性更大。他解释说,女性倾向于把生日看作一次庆典,所以总会期盼生日的到来;而男性更倾向于将生日视为人生的里程碑,在生日临近的时候,总喜欢回顾过去,而一旦发现自己在过去的岁月里取得的成就实际上非常有限,马上就感到了奥斯特洛夫斯基式的羞愧,巨大的生活压力一下子就来了,所以死亡的可能性便大大增加。

看来人的意志力真是太奇妙了,奇妙到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死。对这一点我深信不疑。那些主张险金进入楼市的专家,那些否定国进民退的大佬,那些为黑社会鸣冤叫曲的教授和妓者,那些鼓吹房价高是因为“丈母娘需求”的精英们,他们的意志力,真是强得一塌糊涂啊,每次回首过去都很自信,而且是非要等到颜色革命到来的那一天才肯去见他们的上帝的。

老而不死是为贼,这些都是民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