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白灵和阳光

1已有 381 次阅读  2010-06-12 18:10
  我对白灵并没有很多的了解,之前只是听闻好像是个喜欢脱的女生,前两日看《康熙来了》时,发现很多事不是脱这么简单。当然现在对她还是知之甚少,在写这篇文章之前,专门上网google一下,她的点击率达100万以上,仅低于章子怡和张曼玉。有关她的消息大多和性、脱有关,用她在《康熙来了》里的解释是,媒体只拍她脱的,不拍她没脱的,这样大家看到的,就都是脱的了。当然不是要谈她的脱,而是脱的背后。

  人的祖先是不穿衣服的,从祖先开始算,人不穿衣服的历史要比穿衣服的历史长。人穿衣服的最初动因,绝对不会是保暖和御寒,如果那样,动物可能就不会只有一件皮衣了。所以,人穿衣服的目的只可能有两个:一是遮丑,二是装饰。两者其实是一个意思,为了美。美又有两个意思,一是为了展示,一是为了吸引。展示某种程度上,还是吸引。这样一来,人为什么穿衣服就非常清楚了:吸引他人。吸引他人,当然也娱乐他人,但最终目的还是为自己,不管有意还是无意。

  白灵说,身体是上帝给人的礼物。这应该是一个典型的西方人的观点,人都是上帝造的,何况人的身体。但又好像不是这个意思,礼物好像是要强调人体的珍贵与交流。礼物对自己意义不大,更多时候是要通过他人来展示自己的意义。所以,礼物要经常交换的,当然就要示人了。看看,把脱说得多么好。而且,和中国传统也能结合起来,中国人也认为人源于天地,认为要礼尚往来,要赤诚相见,但主要是精神上的。

  白灵说到了那个词,羞。她说到《花花公子》拍照时,刚开始也很害羞,后来慢慢就放开了。因为当处于一个脱的空间,你感觉一切遮挡都是多余。回归自己,回归原来,是本能的冲动,也是自由与温暖的召唤。人很奇怪,多不敢去脱,对别人是,对自己也是。很多人一生不敢看自己,不屑看自己,不仅是肉体,还有精神。我不敢说更深处的原因,到底是人面对自己时候的孤单寂寞,还是一个人永远无法看清自己。从本质上说,每个人只能看到自己的局部,每个人在看自己时,都要借助镜子或他人,他人也是镜子。这样一来,每个人都没有自己,人都是活在人中,就像水永远活在水中一样。

  白灵好像没有说到另一个词,光。脱与不脱,不仅是装饰与吸引的问题,还有光与暗的问题。不穿衣服的身体,叫光着身子。人不敢脱,也就是不敢见光。为什么不敢见光?至少说明有些东西,不能见光。见光死。不能见光的东西,一般来说,是暗,暗一见光就死。人本来是喜欢光的,与光是赤诚相见的,汉字“光”几乎就是一个人晒太阳的原型。人为什么后来怕光了,因为有了许多暗的东西。暗的东西,都是向内的,为己的;光都是向外的,为他的。为了生存,为了欲望,人越来越暗,也越来越向往光明。光是人的本来面目,也是人的归途。当然,还有一另个想法,我一直以为,人来源于海洋,生活在大海的深处,暗是他的背景和前世,光是他的理想和来生,今生只是在光与暗中,不断沉浮漂流。

  忽然想起劳伦斯的小说《阳光》。劳伦斯是佛洛依德的信徒,应该是世界上把性写得最充分的一个作家了。中国人理解的性,是人之本然,西方人理解的是人之原欲。《阳光》是个不太长的中篇,是个关于人与光的故事。一个妇人生病了,医生让家人把她带到阳光下去照照。于是她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大海中的一个偏僻的小岛,与母亲、女仆、孩子生活在一起。她主要的事情就是日光浴。刚开始,她也很害羞,慢慢的,是太阳领着她,一步步走到光下,最后彻底融化到光里。

  “她的疲惫、冷却的心正在融化,且在融化中蒸发。”“她身上处处都领略过阳光,没有留下一丝冰凉阴暗的地方。而她的心,那颗焦虑、紧张的心,已经完全消失,像阳光中落下的一朵花儿那样,只留下一个成熟的种子荚。”

  接下来,她开始帮助她的孩子,那个小男孩,像她一样,摆脱柔软、苍白的核,一步步走到阳光下来。而他的丈夫,那个道貌岸然的文明人,终于无法脱掉自己的衣装,一生活在阴暗与猥琐之中。她在阳光的大海,曾遇到了另一束光,他们彼此都意识到对方的亮,可是习惯和连续性的锁链,牢牢地拴住他们,使得没有更大的光明出现。

  附件1:白灵简介(百度百科)

  白灵,1961年10月10日生于四川成都,属相:牛; 星座:天秤座;身高:168cm; 体重: 42kg ;血型:A型。父亲是音乐教师,母亲是舞台演员/舞蹈员。1978年高中毕业后加入西藏野战部队文工团,复员后回到成都,被分配进四川省人民艺术剧院,1984年涉足影坛,在影片《海滩》中演女主角陆小妹。此后,主演了影片《月月》、《大学生轶事》、《泪洒姑苏》等。1988年在影片《弧光》中演女主角景唤,此片在第十六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作为参赛片放映,受到好评。1989年,在影片《非法持枪者》中演女主角汽车司机。1990年,受纽约大学电影系之邀,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学习,其后留美进入好莱坞发展。1993年和李小龙之子李国豪(Brandon Lee)拍摄了《乌鸦》(The Crow),1997年和李察基尔(Richard Gere)、孟广美(Jessey Meng)等人一起出演《红色角落》(Red Corner)获得美国National Board Of Reviews的突出表现奖,还在《安娜与国王》(Anna and the King)中担任重要配角。2004年因在陈果导演的《三更之饺子》中的表演连续夺获得台湾金马奖和香港金紫荆、金像奖三项最佳女配角奖。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