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80后游戏玩家 2011年的往事回顾

1已有 3785 次阅读  2011-01-18 11:59   标签享受寂寞  三角形  正方形  游戏  80后 

  生活了20余年,直到前不久我们才从“哥吃不是面,是寂寞”中,发现自己年少时期的回忆也布满寂寞。

  用寂寞的网游来诠释80后玩家的都曾有过的寂寞,也许是一个享受寂寞不错的方式。

  折纸包的快感

  对于80后来说,你可以没有钱,但是你没有纸包绝对是碰见熟人都不好意思打招呼的。

  “纸包”全国并没有统一的叫法,有些地方叫“元宝”有些地方叫“纸豆腐”,还有些地方是叫“纸三角”。其实就是用纸折成厚薄不同的正方形或三角 形纸包。它的作用是扔在地上,另一个人也拿出自己的一个用力拍下去,靠产生的风或适当的角度把地上的铲翻个面,对方的这张就归你了,否则你的就归对方了。

  虽说我们当年并不缺纸,但纸豆腐对每一个80后的孩子来说,纸包绝不是纸!它是我们一手一手折出来的爱物,它是鉴定自己是否英勇神武的条件,它是80后与寂寞作斗争的战利品。它所代表的不是时代的产物,而是一个时代群体寂寞的表现!


  补习班的无奈

  80后上的补习班,与视频中的90后补习班全然不同。在80后心目中,补习班是与老师的打骂、家长的怒吼、好学生的白眼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几乎 所有被强制性送去补习班的80后,都有着一个心酸的故事。视频中怀着去看帅哥心理,带着笔记本电脑去上的补习班根本不可能存在于80后的世界中。

  80后补习班中的气氛,除了沉闷还有元奈。因为补习班的每一个成员都被家长和老师定位为“差级生”,相互之间完全没有交流的欲望,更不可能出现 视频中提起共同爱好的情节。甚至在补习班结束后,连同桌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大有人在。看看90后的补习班,再回忆一下我们的补习班,只能用一句“寂寞的时光 犯下了寂寞的错误走进了一个寂寞的班级”来形容了。

  钢币的渴求
 

  那天看到一幅WOW玩家画的漫画“贫民窟”中的招财猫,配字是“施舍几个铜币啊”。对80后来说,现在玩游戏所需的游戏币,那是好几百金这样的充,几个游戏中的铜币对我们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是,有多少人记得,在我们年少时对一个铜币的渴求?

  一枚小小的铜制硬币,几乎给所有80后的玩家们带来过欢乐。虽然那时候,使用铜币的游戏厅内弥漫着各种香烟的呛人气闻,虽然使用铜币的游戏厅被定位为“坏孩子才会去的地方”,却没有对我们的欢乐起到任何影响。

  铜币在网游中已是轻易可以获得之物,但再多的铜币无法取代80后心中那枚铜币的份量。

  

  背不起来的书包

  背包问题是所有网游玩家的硬伤。无论是免费游戏也好,是收费游戏也好,每个玩家似乎都有不少舍不丢,又暂时不知道可以做什么用的物品长期放在背包里。久而久之,背包的格子被占用了不少,老感觉背包不够用。

  

  背包再不够用,比起80后读书起的书包来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中国式教育在80后的身上达到了巅峰时期。30本+的辅助书、20本+的课本,再加上各式各样的读物,书包的重量已经达到了一个孩子无法背负起来的程度。

  

  埋怨游戏内背包不够用,不如好好想想哪些是的确应该丢弃的物品。

  

  孤独的三八线

 

  每个玩家对自我领土的捍卫之情都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我们用来三八线来划定自己的地盘,哪怕它只是一个课桌的一半, 也令我们生死相守。而每当同桌不小心越过三八线时,无论是MM或是GG都会奋身而起,用捍卫领土的姿态警告或是攻退一切入境者,尽管我们知道是那块所谓的 “领土”根本不属于自己。

  

  进入虚拟世界中,捍卫领土的精神被发挥到了极致。冲级时,我们尝试用文字或是丢在地上的金币来告知此区域为自己的领土,他人禁入;守城时,我们会向任何一个非本帮的侵入者丢出自己的技能。

  

  捍卫领土的精神值得赞赏,但是在面对自己的同学,或是在娱乐时过于强烈的捍卫之心,除了把他人挡在门外,更把自己孤立。

  

  断电的夜晚

  晚上断电对年少的80后来说是喜事。断电之后可以堂而皇之的离开写不完的作业,召集伙伴在外面玩各类角色扮演游戏。光源的切断在那时或许令大人 们感到烦恼,但离开堆满课本与作业本的书桌,年少的80后真正回归了真我,那时的角色扮演游戏也成为80后记忆中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

  

  现在的80后却无法接受断电的夜晚。断电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意味着游戏的暂停,意味着空调的停运,也意味着很多很多。在网游的激战中突然回身到 一片黑暗的夜晚,每一个80后都表现得非常迷茫。电源的切断将我们挡在一个个虚拟世界的门外,让回归现实的我们突然找不到打发时间的方式。

  

  从对断电的喜爱到无奈,是我们改变了还是成长改变了我们?

  

  TT的奇思妙想

  小时候,乳白色的“气球”是我们的爱物之一。为了得到可以玩耍的“气球”,我们冒着被家长发现挨打的危险从家里 偷出来,甚至还欢快的跑去免费发放“气球”的地方索要!虽然对我们的这个玩物欲说还休的家长们,曾一再告诉我们那不是用来玩的东西,但它依然在我们的奇思 妙想之下,变幻着一个又一个是炫丽的造型。

  

  长大了,我们知道那个乳白色的气球是TT。在为自己幼时拿着TT四处炫耀的事迹而羞愧时,我们却发现高新科技产品带来的欢乐,越来越比不上年少时的一个TT。当我们企图学小时候吹TT玩时,才发现已经奔三的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这份欢乐。

  

  失去TT的欢乐,也向征着80后自我创造欢乐能力的流失。在我们的欢乐必须建立在高科技产品上时,欢乐已成寂寞。